8天19家获批文 中小险企能否借三次费改“超车”

pc幸运28网站

2018-06-03

  花瓣美素图商业车险第三次费率改革(下称“三次费改”)进入“实操”阶段。

  5月17日,银保监会批复了第一批7家公司的三次费改的条款和费率。

截至5月24日,共有19家保险公司拿到了银保监会的批文。

其中,财产险“老三家(人保财险、平安财险、太保财险)”中,仅平安财险拿出了三次费改的条款。

  三次费改来了,车险市场格局如何变?“老三家”的市场垄断地位是否会被撼动?中小险企能否通过三次费改实现“弯道超车”?  下调费率浮动系数下限  “其实,这次报备的条款没有太大变化,只是对费率进行了调整。

”珠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珠峰财险”)有关负责人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说。 之后,多家拿到批文的保险公司相关负责人都给出了相同的说法。   3月15日,原保监会发布《中国保监会关于调整部分地区商业车险自主定价范围的通知》(下称《通知》)称,在四川、山西、福建、山东、河南、厦门以及新疆保监局辖区,给予保险公司在一定范围内拟定商业车险自主核保系数、自主渠道系数费率的权利,被业界称为商业车险“第三次费改”,或者是“第二次市场化改革”的进阶版。

  根据《通知》,各家保险公司就商业车险费率作出调整。 具体调整情况为:四川地区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调整为;山西、福建、山东、河南、厦门等地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调整范围均为;新疆地区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调整范围均为。

  以四川地区为例,如果保险公司将自主渠道系数和自主核保系数这两个系数用足,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,整体保费乘数由二次费改时的“75%×75%=”变为“65%×65%=”,保费价格从之前的折降至折。

加上NCD(无赔款优待系数)三年未出险折扣系数,三年未出险车主可以享受最低折商车险折扣,较此前的折又下降了25%。   具体地,四川的李先生购买了一辆万元的家用车,假设使用3年未出险,按实际价值10万元投保车损险,另投保50万元三者险、5万元车上人员责任险、盗抢险、无法找到第三方特约险、玻璃险、2000元划痕险,以及所有的不计免赔险,基准保费约为6347元。

  在本次费改前,若通过电话车险投保,3年未出险,则签单保费为6347×(NCD系数)××(费改前双系数)=2142元;经过本次费改后,通过同样渠道投保,3年未出险,则签单保费为6347×(NCD系数)××(费改后双系数)=1609元。

  也就是说,三次费改后,李先生可以少缴533元。

  高利润时代一去不返  “当然,三次费改的意义不仅仅是降费。

”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保险学系主任王绪瑾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说。   那么,对于保险公司而言,三次费改意味着什么?  一位大型保险集团公司车险业务负责人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:“第一次费改‘腰斩’,第二次费改‘剁手’,第三次费改看来要‘扎心’了。 好不容易扭亏为盈的车险,这一次肯定要赔了。 ”  公开数据显示:2017年车险保费收入逾7461亿元,60余家险企经营车险业务,承保盈利83亿元,承保利润率只有1%。

除了7家公司承保盈利,其他全部承保亏损。

  其中,“老三家”是所有经营车险的公司中表现最好的,均实现车险承保盈利,承保利润率接近3%,合计承保盈利138亿元。 三家中,人保财险承保利润率最高,平安财险次之,太保财险最少。

  “三次费改预示着车险的高利润时代过去了。 ”华东师范大学保险与风险管理系副教授贺思辉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指出,三次费改给了保险公司更大的自主定价空间,也将推动整个行业的市场化步伐。

随着车险市场日渐成熟,保险公司获得“超额利润”的可能性越来越小。

  不过,在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教授庹国柱看来:“保险公司商业车险的成本主要包括理赔和费用。

近年来,费用率高一直是困扰保险公司车险承保盈利的‘恶疾’。

这其中,很大部分来自中介市场的各种‘乱象’。 ”  最惠保创始人陈文志分析,第三次商车险费改后,车主肯定是最直接受益者,返现现象或将大幅度改观,高佣金现象或成历史。

在他看来,随着保费下降利润空间减小,保险公司更倾向于降低车险费率水平,同时降低当前相对较高的车险手续费率,以维持适度规模和利润。   另据原保监会的数据,商车险改革首批试点启动以后,行业车险承保扭亏为盈,2015年、2016年全国车险综合成本率分别为%和%,较改革前的2013年(%)、2014年(%)稳步下降。

  车险格局难有突破  “‘老三家’的市场地位根本无法撼动,市场规模依然超六成。 ”一家中型财产险公司负责人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费改并不能解决市场集中度的问题,反而让一些中小财产险公司的生存空间进一步压缩,盈利变得更加困难。 ” 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“老三家”在报批三次费改条款中显得并不积极。 其中一家公司有关负责人向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透露:“目前,公司的精算师正在北京与银保监会沟通相关条款,但是,我们并不着急。 总体判断是,三次费改对于‘老三家’不会产生太大影响,甚至会进一步巩固3家公司在车险市场上的地位。 ”  上述“老三家”之一的相关负责人进一步分析,一些中介公司掌握着本地大量优质客户资源,比如,大型货运车、政府采购等。 为了争夺这些资源,保险公司往往愿意支付高额的手续费给到中介公司。 一些地区的手续费甚至高达70%。 “费改之后,这种现象也许能够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。

中小财产保险公司在费用减少的情况下,可能会调整手续费。

但是对于大公司而言,这些都不是问题。

他们完全可以通过调动内部资源,继续通过支付高额手续费争取客户”。   那么,中小公司真的无法通过三次费改实现逆袭吗?  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多位中小险企有关负责人表现得十分积极,并坦言,商业车险确实面临承保盈利压力比较大的问题,但是,三次费改还是预留了一些“弯道超车”的空间。

比如,专注细分市场、主动接触客户、优化服务和产品设计利用金融科技或股东优势等。

  除此之外,非车险业务将成为中小险企的“救命稻草”。   珠峰财险车险部总经理刘剑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坦言,对于公司而言,车险与非车险同等重要。 国元农保也强调,公司主要发展农业财产保险,车险相对份额较小。

  贺思辉进一步指出:“我国非寿险市场非常庞大,有很多未发掘、可盈利的地方,其中商业车险属于较为成熟的领域,中小财险大可以在财险市场的非车险领域,找到自己的盈利点。

”(责任编辑:关婧)。

8天19家获批文  中小险企能否借三次费改“超车”